未标题-2.jpg
  • 旅游资讯
  • 海南
  • 舆情投诉
  • 文化旅游
  • 在线旅游
  • 酒店航空
  • 产业经济
  • 首页 > 中经旅游滚动新闻 > 正文

    两名救援人员为救被困驴友牺牲 如何管住驴友的任性?

    2019年09月09日 10:45   来源:南方日报   

      蓝天救援队两名志愿者为救被困驴友牺牲引发热议:

      如何管住任性的驴友?

      9月3日清晨,深圳市殡仪馆外,挤满了身穿蓝色制服、左胸挂白花的蓝天救援队队员,他们从全国各地赶来送别牺牲队友。南方日报记者 梁维春 摄

      救援人员的牺牲,能否挡住任性驴友的脚步?

      得知许挺秀、尹起贺牺牲的消息后,遍布全国的五千余名蓝天救援队志愿者的微信头像都换成了灰色。8月24日晚,24名深圳驴友在广东惠东县白马山溯溪时被困,其中1名女性驴友坠崖受伤,因伤势严重无法移动。救援过程中,蓝天救援队志愿者许挺秀、尹起贺不幸牺牲。

      9月3日清晨,摆满花圈的深圳市殡仪馆外,挤满了身穿蓝色制服、左胸挂白花的蓝天救援队队员,他们从全国各地赶来,只为送牺牲队友一程。“命比天大”,这是尹起贺生前的留言,也是队员们志愿从事救援工作的朴素信念。

      近年来,户外活动的拥趸越来越多。追求个性、向往自然本身无错,但不顾自身身体条件、训练水平、探险难度的任性出行、疯狂冒险,实属不该。此次救援人员的牺牲,能否挡住任性驴友的脚步?

      另外,为管住驴友的任性,国内景区如安徽黄山风景区,四川稻城亚丁、西岭雪山景区、四姑娘山等开始试水有偿救援,取得一定效果的同时,也引发部分舆论批评“这是把救援当生意”。

      ●南方日报记者 祁雷 陈伊纯 吴珂 何雪峰 关喜如意 潘俊宇 周人果 通讯员 蔡鳌卿

      1 谁在涉险?

      广东省消防救援总队特勤大队一中队执勤中队长助理郑帅超当了8年消防员,迄今参与过多次山岳救援驴友任务。结合他的救援实践分析,有的登山者对自己的技能、登山环境预估不准,以为掌握了丛林徒步的知识,就贸然进入森林,结果迷失了方向。被营救的被困驴友中,能称得上专业的不多,大部分是爱好者,被困的原因多是没有按照山区规定路线行走,而是选择走小路或贸然去还未开放的区域。

      路径说:走小路或未开放区域

      悲剧发生在8月24日。

      当天,中央气象台已发布今年11号台风“白鹿”黄色预警。上午惠州天气晴朗,24名驴友就未取消去白马山的行程。

      白马山是惠东第三高峰,在驴友圈小有名气。24人被困当天,许挺秀、尹起贺等人恰好在惠州交流技能,接到求救信息后,大家就近赶赴现场救援。

      8月25日凌晨开始,雨势渐大,溪水暴涨。经验丰富的许挺秀、尹起贺自愿为大家“断后”。

      最终,被困驴友全部获救,但许挺秀、尹起贺二人却没来得及从洪水中突围。

      “爬到山顶往下看,溪谷像一条白链,如果救援队没有及时赶到,如果没有许挺秀、尹起贺挨个教我们用绳索,我们所有人都会被冲走……”一名获救驴友事后回忆。

      这起事故再次暴露出部分驴友缺少户外经验和求生技能的问题。更有甚者,一些户外活动组织者本身也没有做好应急预案,组员很多也是临时召集的,一旦出事,驴友自顾不暇、“驴头”顾此失彼。

      深圳蓝天救援队副队长王长福参与过多次救援任务,结合过往经验,他直言:“被困驴友绝大部分都是新人,对户外完全不了解,在网上约一下就直接出发。”

      广州公安110指挥中心相关负责人也说:“驴友们野外活动能力参差不齐,部分领队专业性也不够,对探险山体的地形地貌了解不充分。”

      “近年来,登高探险被视为亲近自然、培养团队合作精神、提高野外生存能力的一种途径,逐渐得到学生群体认可。驴友中学生很多,但他们往往装备不足,有的连GPS这样的定位设备都没有,一旦迷了路,连自己在哪里都说不清楚。”广州公安110指挥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

      而被困的原因多是没有按照山区规定路线行走,而是选择走小路或贸然去还未开放的区域。

      天气说:夏季多雨易发生山洪

      据报道,广东省自然保护区管理办公室对下辖58个国家级和省级自然保护区不完全数据统计显示,2011年至2016年,进入自然保护区的104769人次驴友中,遇险求救人次达205人次,13人遇难。

      “就我们的救援情况来看,背后存在一定的季节性特点。一般来说,年底到次年年初天气好,进山的人多,迷路、受伤的情况也随之增加。夏季多雨,出事最多的情况是溯溪,此时还容易发生山洪,登山者坠河、被石头砸伤及中暑等情况也时有发生。”王长福告诉南方日报记者。

      在郑帅超看来,由于气候的关系,我省大部分地区冬天几乎不会出现下雪封山的情况,加上境内山川秀美,一年四季都有登山者。上山的驴友多了,出事的概率就大了。

      郑帅超说,从地形地貌来看,森林山地警情占多数,岩石类山地警情偏少;从地域分布来看,我省肇庆、韶关、清远、广州等地因旅游资源丰富,事故多发。

      2 谁在救援?

      针对我省实际,今年8月,广东省消防救援总队综合应急救援机动支队成立,该支队专门在韶关、肇庆支队建成2支山岳(高空)救援大队。值得一提的是,自2017年起,依托总队特勤大队组建成立了全省首支绳索救援专业队,目前,专业队现有10名消防员(全员取得IRATA一级国际认证)、1辆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救援车辆、各类装备共计20套3000多件。

      另据了解,目前深圳蓝天救援队有140余名队员,其中约1/5是驴友出身。要成为一名预备队员需要入队12个月以上,且服务出勤率达30%或12个月累计达200小时以上。

      诚如很多救援者所言,他们会有针对性地作出一些部署,但在残酷的大自然面前,再多的准备都难保救援者和被救援者万全。

      难在搜:被困者说不清准确位置

      当各级救援力量陆续抵达救援现场,面临的第一道难关就是——搜。

      “山野救援的难度主要在找人。一般没有户外经验的人,进山迷路求救首先是打电话,但打电话的时候他们又没办法明确自己的位置。问他们经纬度,很多人不懂。问他们在哪里,就说在山里。问山里什么情况,就说山里到处都是树、还有溪谷……搜索难度很大。”王长福说。

      在郑帅超看来,山林面积、天气状况、夜间视线等因素都会影响搜索。“如果联系不上被困者,不能精确定位,搜索就会花很长时间。”郑帅超说,如果被困者身上带了手机,救援人员可以利用网络技术进行定位。同时,还可以通过电话提醒被困者制造信号,如燃烧树枝、打信号灯等,帮助缩小搜救范围。

      “雨雾天气、手机没信号、野外生存常识缺乏等因素叠加,容易让被困驴友陷入恐慌,也更没法配合搜救人员说明情况。”广州公安110指挥中心相关负责人说,地方派出所往往不具备专业搜救设备,加上山体林密、地形复杂、未经开发山路多等因素,搜救难度不小。

      如7月31日韶关曲江消防中队在救援1名失足掉下悬崖的驴友过程中,中队迅速派出1辆消防车搭载6名消防员赶赴现场,结果路走到一半就被未开发的山路堵住了去路。救援人员只能下车,一路披荆斩棘前行。

      人命关天。在救援体系建设方面,各地各部门已有较成熟的处置流程。近年来,为提高救援搜索效率,我省消防部门还引入了科技手段,不再依靠人力进行地毯式搜索。在被困者伤情比较紧急的情况下,还会考虑采用直升机实施救援。然而,无论科技如何进步,一旦在高山密林中遇险,“找人”仍是最难的。

      难在救:被困点地势复杂难接近

      找到被困者之后,救援人员的下一个难题就是——救。

      “被困者所在区域通常地势复杂、难以接近,要将其安全转移出来很费时间和体力。”郑帅超说。而被困驴友往往还存在摔伤、骨折、大出血昏迷等危急情况,救援人员在运送伤者前,还需要对其进行急救和包扎,“对于伤者,必须用担架,救援难度更高。”

      韶关乳源消防部门向笔者介绍了今年7月30日救援的一宗案例。当天,一队大学师生进入省级自然保护区蕉窝岭科考。当晚9时左右,消防部门接到求助,有2名师生被困山顶、2名女大学生由山顶进入谷底失联。

      最难救的是2名女大学生,其中1人已无法自行行走,从发现两人的谷底到山顶,很多地方无路可走,有的坡度达70度以上,多功能担架无法使用。消防员最终采取轮换背的方式,将伤者成功转移。整个过程耗时近9小时。

      救人过程中,危险可能随时降临。“在雨季,比如这次白马山救援,过程中面临的一大挑战就是天气恶劣,要时刻防范山洪。其他危险因素还包括夜间救援、现场地形复杂等。”王长福说。

      为提高应对各类突发情况的能力,无论是专业救援队伍还是民间公益救援组织,都要在大量模拟训练和实际救援中不断提高技能。

      我省消防部门日常会针对性制定训练计划。比如,为了更好地救援伤者,会要求队员掌握现场就地取材实施急救的能力,如用刀砍下树枝来固定伤者骨折部位。

      3 谁来买单?

      救援成本高企,有的救援者甚至为此牺牲生命,谁为驴友的“任性”买单?

      针对深圳蓝天救援队志愿者救人牺牲这一个案,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刘伟渊认为,蓝天救援队是公益组织,救援队员都是自愿加入,所以救援者对被救援者并无法律上的义务,由此构成无因管理的法律关系。根据我国《民法总则》规定,没有法定的或者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受损失而进行管理的人,有权请求受益人偿还由此支出的必要费用。

      谈成本:几万到几十万都有可能

      每次救援背后,都是对公共资源的消耗——

      2011年,14名驴友违规进入四川四姑娘山后失联,数天营救花费超10万

      2015年,17名驴友在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长滩河自然保护区探险时被山洪围困,当地组织600多人搜救,耗费10余万元

      今年6月,游客王某某擅自进入安徽黄山景区未开发开放区域被困,景区救援花费15227元

      ……

      有人说,景区本身有门票收入作为弥补,还有人说,救人本身是政府和消防部门的天职,所以不应该考虑救援成本问题。二者姑且不论,对像蓝天救援队这样的公益组织来说,救援成本绝对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救援成本一般涉及交通、食宿、保险、装备的损耗等。对个人的救援成本有时会很高,几万到几十万都有可能。如果被救援的是一个团队,救援环境稍微好一点,成本就会低很多。”王长福说,该队每年用在救援上的成本至少在十几万元,还不包括训练、装备及队员们的时间成本。

      蓝天救援队参与的救援行动均为公益性质,救援队资金主要来源为政府对紧急救援服务的行政采购和社会捐赠。目前困扰他们的首要问题仍是资金。

      谈收费:部分景区试水有偿救援

      公共资源不是免费午餐。今年6月,黄山风景区管委会要求王某某承担3206元救援费用,成为《黄山风景名胜区有偿救援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实施一年半来,景区开出的首例有偿救援收费单。

      近5年的数据显示,黄山景区每年救援救助300至400起,《办法》实施近一年后,查处堵截驴友3批41人次,擅闯景区未开发开放区域驴友大大减少。

      为管住驴友的任性,国内不少景区,如四川稻城亚丁、西岭雪山景区、四姑娘山等,也开始试水有偿救援。今年8月,四姑娘山景区也开出首份有偿救援罚单,遭处罚的广州籍男子周某被要求自行承担3000元救援费用。

      “野外救援与救援城市火灾不同,后者是可能会危害公共安全的社会性突发事件,而前者则主要是由个人故意造成的,所以我认为对驴友救援产生的费用需其个人承担。一出事,动用各方资源去救你,钱还不用你出,大家会更放肆。”刘伟渊认为。

      虽然有偿救援等举措对劝阻任性驴友开始起到了作用,但就全国来看,实施这一制度的景区还是少数,多数仍在观望。有分析认为,多数景区的“不作为”实际上是因为相关法律制度还不完善,怕引入有偿救援后引发争议。

      谈处罚:另一种有效的管控手段

      对驴友的相关违法行为依法予以行政处罚,是另一种有效手段。

      刘伟渊介绍,根据我国《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规定,自然保护区可以分为核心区、缓冲区和实验区。其中,核心区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条例》还规定,未经批准进入自然保护区或者在自然保护区内不服从管理机构管理的,处1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的罚款。

      刘伟渊建议国家在立法层面对有偿救援予以关注。据报道,全国政协委员、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戴红兵曾建议,把有偿救援管理办法纳入国家立法计划,对违规探险活动的管理部门、备案流程、救助主体、责任主体等问题予以明确,尤其是要细化遇险者自担救援费用的情形及责任比例。

      此外,对驴友本人而言,特别是“驴头”来说,强化自我(团队)的约束和管理更是应有之义。几年前,《陕西省旅游条例》推出“驴友备案制”,规定组织驴友穿越秦岭具有危险性的健身探险旅游活动,应提前5天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近年来,各地也在探讨对任性驴友实施“黑名单”制度。

      无论制度如何完善,珍爱自己、敬畏自然,才是对生命最好的保障。

      近期事件

      ●7月9日 20多名驴友天黑找不到路,被困广州从化黄茶园山

      ●7月31日 韶关曲江,1名男性驴友失足掉下悬崖,被困山中

      ●8月4日 2名驴友从惠东白马山徒步至海丰县莲花山,途中迷路被困

      ●8月31日 阳江阳东区新洲镇紫罗山森林公园,5名驴友在下山时迷路被困

      记者手记:“驴行”虽美,切莫说走就走

      许是9年前,民警张宁海牺牲的痛,让黄山风景区至今无法忘怀。又或是其不堪任性驴友之扰——近5年,黄山景区每年投入直接救援经费在几十万至100多万之间。去年1月1日,黄山景区在业界首推“有偿救援实施办法”。

      放眼全国,更多的景区却成为了沉默的多数。毕竟,黑桃棋牌电脑版下载传统上就有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观念,看到有人遇险很多人会自然而然挺身而出。加之,不少人批评,将救援与金钱挂钩,是把救人当生意,有违景区和政府所应承担的社会责任。

      诚然,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但前提是,所谓难,更多应是非可抗力造成的,这些情况,国家和社会自应不计成本施援手。但现实中,不少驴友遇险完全是因自身准备不足或完全没有准备好造成的。记者2013年骑行川藏线时,就发现路上骑手比汽车还多,攀谈时了解到,很多人只是听说318沿线很美,根本没做什么规划就出发。对这类任性行为产生的后果,相关单位有没有必要买单?值得探讨。

      对救援者来说,“人命关天”无疑是感怀人命可贵,和一定要把被困者救出来的决心。但对被救者来说,是否想过,救援者也是爹妈生养的普通人,如果因为你们的任性而丢了性命,谁能负责?奉劝任性的驴友,“驴行”虽美,切莫“说走就走”。祁雷

      策划统筹:伍青 祁雷 邵一弘


    (责任编辑 :叶玮)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